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葡萄酒传播全面进入直播和视频时代,槟客也做了第一次直播。有机葡萄酒,生物动力种植法是这几年葡萄酒世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槟客直播第一期,邀请了我们的好朋友Tom Tao,BD500进口公司的创始人,也是中国最专业的有机葡萄酒进口商之一,跟Lei在香槟的葡萄园里聊聊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由于海外直播特别卡,小编整理文字对话在这里供大家阅读品尝: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2020年3月14日
📌:Verzenay Grand Cru, Montagne de Reims, Champagne
🍃:紧邻着的两块葡萄园,一边用了化学除草剂一边保留了绿色小草
📹:由于香槟区很多葡萄园都没有手机信号覆盖,直播app也需要fan qiang回去才能使用,所以我们挑选了与Reims市区较近的Verzenay特级村葡萄园,这块葡萄园并非生物动力种植法认证葡萄园,但已经比隔壁葡萄园拥有更多的绿色了。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槟客文化

 

直播一开始,Tom和Lei就开始挖土,挖出好几条蚯蚓。

 

Lei:有人要尝尝蚯蚓的味道吗,纯天然蛋白质哦

 

Tom:土壤越松软越有活力,蚯蚓越多,哎呦这里真多啊,看你往哪儿跑

 

Mickey:Tom你尝尝这蚯蚓啥味儿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Lei:大家好,欢迎来到槟客文化首次香槟产区直播,Tom哥最近滞留在欧洲,今天我们出来到葡萄园里给大家直播怎么吃土,聊聊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这一大早就挖出好几只蚯蚓,这条太大了吧😂

 

Tom:蚯蚓也叫地龙,重量大概占全世界所有动物重量的总和。所以你想象一下在地球上得有多少。咱这只是爷爷辈儿的 😱(这只也太大了)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槟客文化

 

蚯蚓

 

百度百科:蚯蚓是环节动物门寡毛纲的陆栖无脊椎动物。挖穴松土还分解有机物,主要在土壤的表层分布,那里有机质比较丰富。土壤的结构、酸碱度、含水量、通气性等都是限制其分布及数量的因素。蚯蚓是靠大气扩散到土壤里的氧气进行呼吸的,土壤通气越好,其新陈代谢越旺盛,不仅产蚓茧多,而且成熟期缩短。

 

槟客注解:蚯蚓对生存条件有很高的要求,同时它在生态系统中也有着很重要的作用。因此我们可以一定程度上来说作为检测葡萄园土壤活力的标准,以其分布情况判断土壤中化学污染物的生态毒性和影响程度。 只有有活力的土壤上种植出来的葡萄才能酿制出有生命有活力的香槟酒。

 

Lei:香槟区曾经是一片汪洋大海,所以香槟区很多地方葡萄园里可以挖出海洋生物的化石,在白丘,马恩河谷和兰斯山脉很多地方都能挖出很多,香槟酒的海洋咸鲜味道也是从这里来的。
Tom:嚯,这么大,你没少挖啊。那咱们现在在的这个村子是哪里?
Lei:咱们现在在兰斯山脉的北部,一个主要种植黑皮诺Pinot Noir的特级村,名叫Verzenay。这个村落主要葡萄园朝北向,表层黏土大概有50厘米深。我们身后的风车是香槟区的标志性景观,是玛姆酒庄Champagne Mumm的接待中心,Mumm有一款黑中白香槟就叫Mumm de Verzenay,还挺好喝的,可惜中国没有进口。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祝呆萌:蚯蚓下酒,越喝越有
 

Tom:这地表上也有一些白垩碎石。可以当粉笔写字了吧。我来问个问题,槟客生活馆作为国内最专业全面的香槟销售平台,最近几年你们发现消费者的喜好和消费趋势有什么变化吗?大家喜欢的香槟口感有什么倾向性? 

 

Lei:国内葡萄酒爱好者都很相信自己的口味,有自己的偏好,也很有好奇心,这是非常重要的。大家会去了解酒庄的故事,香槟品牌也很重要,但目前并没有特别追求有机香槟。这几年因为包括你在内的好几个专注有机酒的进口商进了几款有机认证的香槟,所以大家也开始尝试有机香槟了。槟客文化的活动,尤其100% CHAMPAGNE酒展也邀请了一些做有机种植的香槟酒庄到中国,大家还是很有兴趣的。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槟客文化
Tom:我们作为进口商其实非常关心这个问题,毕竟销售还是要看市场的需求。
Lei:其实咱们中国人更注重饮食,吃很多东西都会考虑其给健康带来的积极效果甚至疗效。其实香槟区在法国葡萄酒产区中还是有机化进程开始的比较晚,比例也很小的。现在春天,葡萄园开始长草了,我们很明显能看出你那边的土壤很硬,比较工业化,甚至有像烧焦的黄色,看上去没有什么生机;而我这边长出了很多绿色的小草,甚至有青苔,多好看。
我还没有同时对比品尝过同一块葡萄园有机和非有机种植法同一个人酿制的香槟(但是尝过很多次庄主十几年前接手家族酒庄时的香槟以及葡萄园种植改造十几年后的同一地块作品)。
不过其实也不是一定要追求认证,香槟区很多有了高环境保护认证(HEV, High Environmental Value),可持续发展认证的酒庄。但也有不少践行有机和生物动力种植法的酒庄并没有申请认证。而且这也不是小农香槟的专利,很多国际知名大酒庄也已经开始重视这方面,希望酿制出更能展现香槟区矿物感也更有个性的香槟酒,像咱们熟悉的路易王妃Louis Roederer,兰颂Lanson,杜洛儿Duval-Leroy,凯歌Veuve Clicquot这些酒庄都有尝试。Lanson和Louis Roederer是自己的有机葡萄园,Duval-Leroy是收购的有机葡萄园果实来单独酿制一款有机香槟,大家都在尝试阶段。
Tom:用自然酵母和天然酵母,我觉得在发酵的控制方面是有区别的,自然酵母更难控制。
Lei:发酵酵母的选择是后续问题了,回归葡萄园。香槟区属于目前真正开始做有机和生物动力种植法仍然比较少的法国葡萄酒产区。截止到2018年,全法国葡萄酒产区有机认证葡萄园的比例平均是12%,但香槟区只有2,9%,算上在转化过程中的也只有923公顷。但是,我目前喝过的有机香槟,生物动力法认证香槟都挺好喝,为什么呢? 因为在这个法国最北的葡萄酒产区,自然条件比较惨,常年温度很低,阴雨天比较多,春季霜冻和夏季的霜霉病白粉病都更常见,所以做有机和生物动力种植法更有挑战,非常难,等于自己放弃了一些现代工业化的科技产品来战斗,这样的果农就时常会损失很多收成,比如16和17年霜霉病很严重,我在采收季就看到很多做有机和生物动力法的酒庄部分葡萄园几乎颗粒无收。当然生存还是最大的问题,所以也有几个酒农朋友,甚至曾经我认为生物动力种植法做的很极端的,都为了生存问题不想颗粒无收使用了一点化学制剂,但也直接丢了多年坚持下来得到的有机认证,直接被各个有机葡萄酒组织除名,连品鉴会都不能参加,挺惨的。
所以呢,目前在香槟区仍然在香槟区坚持做有机和生物动力种植法的人,都是最用心,最执着的一些人,他们承担了很多风险,花更多时间呆在葡萄园里面。所以这些生物动力种植法的庄主,很少出门,五月份葡萄园工作忙起来之后一直到采收季酿酒季节结束,基本是见不到人的。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Colin: 地里有虫子,我去拿鱼竿
Spawin:不许吃野生动物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Clos Bompadour Pommery 

Tom:很多人觉得这些有机,生物动力种植法庄主是为了省事儿省钱,什么都不干坐享天成,其实我倒觉得正好相反。
Lei:生物动力法是什么都不干?其实确实要做更多的工作,比如这些庄主会研究植物,草药,精油,甚至自己种植并且制作成喷雾制剂,然后用来管理葡萄园。这些工作都是全年持续的。还有另外一种理念就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回归传统的自然农法。理念就是有些酒农拿原始森林作为参考,原始森林是几乎没有人为干预甚至涉足的地方,未遭到人为破坏,更没人会去人工管理,但是多年来形成并展现出独特的生态特征,是顶级群落,是陆地生态系统的核心,各种生物都自然生长。香槟区很久以前也是植被覆盖很丰富的,有很多茂密的森林,但是现在就比较少了,尤其马恩省,所以很多酒农希望恢复到尽量天然的状态,开始在葡萄园周边甚至在园子里种树,想要人为再去创造一个相对自然的环境。我觉得吧,人的干预不是问题,只要朝着好的方向就可以了。
Tom:生物多样性,有时候有一些大家不太懂的玄学。
Lei:其实也没什么难的,就是大自然生物和谐共生。现在不少酒农开始在葡萄园里放鸡和羊。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Cédric Moussé
Tom:鸭子,兔子,牛
Lei:那我还没见过,兔子一般是野生的,还会偷吃葡萄,鸭子和牛没看到过,马恩河里跑出来的吗 😂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槟客文化
Tom:我们现在所在的兰斯山脉,还有白丘和马恩河谷,以及比较远的巴尔山坡 Côte des Bar,土壤是很不同的。这些土壤的区别会给香槟带来什么风格上的区别呢?
Lei:咱们可以仔细看一下地上的白垩土。像白丘地区很多地方表层土壤就是白色的石灰岩,黏土层非常浅,所以葡萄根是直接长在这些石灰岩当中的。当然不同区域的石灰岩构成,坚硬程度也是有区别的。所以我们在白丘地区很难看到像兰斯Reims市区那些深入到地下三十多米的酒窖,因为白丘地区的白垩岩比较松软,更小块儿,没那么坚固。
兰斯山脉这边会更紧致一些,黏土层稍厚,尤其北部的话因为日照的原因,这边以黑皮诺为主香槟的风格会没有南边那么饱满,但更有劲道。马恩河谷呢有更多的黏土和沙质土壤,比较适合莫尼耶Meunier,葡萄本身也果香更浓。而我们今天所在的这个村落,Verzenay特级村,几乎有75%的葡萄园都是种植黑皮诺,所以这里出产不少非常好喝的黑中白。

Tom:巴尔山坡 Côte des Bar 呢?

 

Lei:那边主要是跟勃艮第夏布利Chablis一样的Kimmeridgian土壤,还有一些Porlandian,黑皮诺占比高达85%,所以香槟更有香料气息,很有力量。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槟客文化

 

Tom:你常年住在香槟,这边的饮食文化有什么特色吗?

 

Lei:我们离巴黎太近了,我感觉吃的差不多。但是村里的小餐厅会有一些牛舌,大肠等乡村食物,兰斯也有粉红饼干之类的甜品。但是我感觉整体没有勃艮第和隆河那么多法国传统美食。

 

Tom:那搭配中餐ok吗?你做了那么多配餐晚宴。

 

Lei:这个特别ok啊,咱香槟最百搭,总能找出合适的搭配。我们尝试过很多次,从北到南,从西到东,从辣的到咸的到很油的。香槟有黑中白,白中白,桃红,混酿,新年份,老年份,干型的,甜型的,还有静态红葡萄酒白葡萄酒桃红葡萄酒,甚至还有加强酒和烈酒,是最丰富的葡萄酒产区,总能找出合适的搭配来,我们想要的酸度,矿物感都有。反正来香槟区找我吃喝玩乐的小伙伴,逗留期间就没有机会喝其他产区的酒。

 

Tom:问一下,由作为香槟人的你来回答,香槟到底英国人还是法国人发明的。
Lei:发明不好说,但是第一次文字记载是英国人。香槟酒瓶以前质量不够好,经常碎,也是英国人提升了酒瓶的质量。英国人,尤其伦敦人都是非常有香槟品味的,销量也一直很大。哪怕脱欧了,香槟到英国的出口量还不降反升了,也可能他们在抓紧囤货吧。
Tom:那在槟客生活馆平台上,有机香槟销售情况怎么样? 大家会关注是否是有机吗? 
Lei:现在还比较少,但是我们有单独把有机和生物动力种植法认证的酒庄都做成单独的区域给大家选购,甚至做了首页的banner,希望给大家更清晰的选择吧。
Tom:都是小农香槟吗?
Lei:那不一定。像兰颂Lanson是香槟区很大的酒庄,他们之前收购了Leclerc Briant酒庄的部分有机葡萄园,自己也有扩大有机种植的比例,他们做了一款有机认证的香槟,中国应该还没有正式进口。现在香槟区名庄中在有机道路上走得最远的是路易王妃,酒庄共有近300公顷的葡萄园从去年开始已经都是有机种植了,其实路易王妃那么多款香槟,只有入门混酿酒款Brut Premier是用了部分收购的葡萄,其他年份酒款都是用酒庄自有葡萄园果实酿制的,尤其顶级的Cristal水晶香槟,最近几年都是用酒庄生物动力种植法葡萄园的果实酿造的。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槟客文化

路易王妃位于Cumières的葡萄园

 

Tom:对他们来说应该更容易吧?
Lei:应该是更难吧,因为葡萄园比较多,更难管理,而且需要时间和精力,转化和取得认证都需要数年的时间。有机认证需要3年考察期,生物动力法认证要5年考察期。而且目前这边如果要生物动力法认证的话要整个酒庄都是生物动力法才可以。而且绝大多数人也不追求这个认证吧,我们喝路易王妃,尤其喝水晶,好喝最主要,有没有有机认证其实没什么关系吧,至少我还不会去追求这一方面。 
Tom:咱们喝酒一样的,有机更好,但最主要是好喝。
Lei:这是肯定,但是大家也都在努力啦。香槟区也有个HVE高环境保护认证,目前整个香槟区都在努力争取2030年达到全部做到可持续种植,拿到这个认证。其实是否要做有机也是个比较有争议的话题,化学除草剂杀虫剂是要尽量消除的,但是有机种植,比如用铜,就很多人觉得长远来看是在破坏环境,所以不想因为一个logo而去破坏环境。
Tom:很多践行生物动力法的酒庄庄主认为呢,这种方式有利于增强土壤里的生物多样性,让根系更深入土壤,增加跟生物环境的信息传递和对话。就像比如咱们人类说话,它们可能不是用语言,但是有它们的沟通方式,传递它们之间的信号,很多时候是通过土壤里的微生物。所以需要土壤更有生命力,微生物更活跃,整个大环境也会越来越健康。
Lei:认同。法语有个词Mycorhize, 一个很有名的生物动力法酒庄Champagne De Sousa还专门有一款香槟用这个词命名,意思就是土壤里面,葡萄根系生长环境的微生物。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槟客文化
Tom:还有一种理论说,混种两个葡萄品种,一个早熟品种一个晚熟品种,让他们采收季成熟度趋同。当然也不能差异太大的品种,还是相对比较接近的。
Lei:跟人一样,人与群分,近朱者赤,这个意思吗?有的人比较容易迁就别人,容易妥协,更合群。但是把两个性格差别很大的人放在一起,就尴尬了。
 
Tom:我们经常讨论风土,其他产区主要是说天地人,那香槟呢?人重要吗?香槟除了名字作为地理标志被保护,实际上跟其他起泡酒产区区别在哪里呢?
Lei:香槟原产地命名保护主要是我们比较早有法律保护意识吧,哈哈,当然这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协会这些年也不遗余力在世界各地打官司,去维护香槟这个原产地保护认证。同时呢,主要不可替代的,本质上还是香槟区的风土,就是天地人的结合。我们所在的高纬度,我们的气候条件带来的细腻和酸度,富含白垩岩的土壤特色,以及香槟人数百年来的技艺和坚持,都是不可替代的。我喝过一些从酿酒上来说技术也很高明的,但是总是少那么点儿意思。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槟客文化

 

Tom:现在越来越多“风土香槟”,“单一园香槟”,你也推荐过很多。那是不是香槟区会慢慢的放弃掉混酿这个传统特色呢? 
Lei:越来越精致化的作业肯定是好的,但是混酿仍然是香槟区最主流的酿酒方式,以前是,现在是,以后应该也会是。而且其实很多比较有名的,所谓单一园香槟,也都是混酿的。像Krug Clos du Mesnil, Krug Clos d’Ambonnay, Philipponnat Clos des Goisses即使是独占园,但是面积并不小,还是把单一园中的不同小块混酿。像小农的Selosse, Ulysse Collin,Egly Ouriet比如咱们都非常熟悉的Pierre Péters Les Chétillons 白中白,单一园,但其实酒庄在这块比较大的葡萄园里面有三小块,每年也是这三小块或者其中两小块葡萄园的混酿。 
Tom:如果让你给入门香槟消费者推荐两款香槟,你会推荐什么?
Lei:哈哈哈,说出来你可能会失望。如果是入门消费者呢,我觉得其实没必要直接推荐白中白,黑中白这些香槟,我们也不知道这位客人是否能接受高酸度或者绝干型,是否能接受氧化风格,还是更喜欢果味儿。如果说有一款大家都会喜欢的呢,当然就是库克Krug,几乎所有人都喜欢Krug,从入门款开始就无话可说的好喝。哈哈。
当然价格上更合适的话呢,其实我会推荐大家先尝试这些大名庄的入门酒款,像泰亭哲Taittinger,凯歌Veuve Clicquot, 堡林爵Bollinger, 路易王妃Louis Roederer, 罗兰百悦Laurent-Perrier这些酒庄的入门酒款基本上能回应绝大多数消费者的口味需求,果味,果香,平衡度和酸度都比较和谐。入门之后再去进阶,体会黑中白的力道,酒体和优雅,再去体会白中白的细致和酸度,桃红香槟的玫瑰花香等等。
Tom:其实我也没指望着你直接推荐小农,哈哈
Lei:对呀,大家都是从这些著名酒庄开始的,我也一样。而且小农无论产量还是市场还是占少数的,绝大多数人,包括我们现在,还是这些品牌喝的更多一些。其实这些香槟也会风格和品质上更稳定,追求不一样吧。
Tom:那香槟区的静态酒呢?你觉得跟勃艮第或者其他产区的静态酒有什么明显区别呢? 
Lei:香槟区其实最开始也是酿造静态酒的,而且分为山酒和河谷酒。现在随着气候变暖,香槟葡萄成熟度提高,不少酒庄开始回归传统酿造更多的静态酒,尤其是红葡萄酒越来越多了。
Tom:可以PK或者媲美勃艮第吗?
 
Lei:一定要PK吗?哈哈,咱不跟别人比。每个产区都有自己的特色,当然我们离勃艮第很近,挨着的邻居,而且在世界范围的认可度和地位也都比较类似,所以我们自己都会有比较,也有很多交流。目前香槟区的确越来越多酒庄,比如堡林爵Bollinger, 舞夜香槟Egly Ouriet, 德裕香槟Benoit Déhu, 和悦香槟Olivier Horiot, 哲别Pierre Gerbais,Jérome Coessens, 这些酒庄,追求葡萄的成熟度,用勃艮第橡木桶长时间陈酿,酿制更有勃艮第风格的香槟区静态酒Coteaux Champenois。当然也有另一部分香槟人有自己的坚持,比如像我特别喜欢的亨利吉罗酒庄(Henri Giraud),去年推出了一款Aÿ特级村的静态红酒,非常好喝。跟我一起去品鉴的朋友说盲品出Musigny,庄主酿酒师却不太在乎,他坚持香槟区不管什么酒都要有自己的特色,“我为什么要酿造勃艮第风格的红酒,我酿造的就是香槟区的红酒,我就是更清廋,更有酸度,也很优雅很好喝。”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槟客文化
Champagne Fleury 生物动力法土壤对比
Tom:那气候变暖对有些产区是灾难性的,在香槟区呢? 
Lei:目前对香槟区是有好处的,因为香槟区一直以来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果实的成熟度不够。但是最近这几年成熟度已经不是问题了。另外因为香槟区规定潜在酒精度9度以下不能采收,以前也有酒庄采用加糖(chaptalisation)的方式人为提升酒精度,现在已经不需要这种操作了。采收的时候就能达到11度,完美。我们这代人应该还是受益者,以后的话应该就需要,甚至现在也开始尝试了种植新的葡萄品种等等应对方式。
Tom:我听说有些生物动力法果农觉得是用生物动力种植法可以来调节葡萄的成熟时间,比如有些地方气候变暖之后葡萄会早熟,如果用有机和生物动力法就会让葡萄没这么早熟,或者提前葡萄的成熟时间。你觉得呢? 
Lei:目前我不相信,觉得是瞎扯。做有机和生物动力法本来就是要跟大自然更和谐共生,如果反而是要去改变自然条件,那不是自相矛盾吗。当然我觉得这些果农可能更勤奋,用更多时间和精力在葡萄园里工作,扶持葡萄园的成长。即使他们真能做到“人定胜天”,我本人也不支持这样的做法。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槟客文化
2020年生物动力法日历
Calendrier des Semis Biodynamique 2020
网友提问:有机更多是市场营销的方式还是真的会给香槟口感带来差异?
Lei:差异是有的。广告市场有效方式这个作用目前在香槟区可能反而比其他产区更弱一些,因为香槟一直以来都是品牌为准,并不是只有唐培里侬,巴黎之花,凯歌,泰亭哲,路易王妃是品牌,每一个酒庄的名字,酒农的名字都是品牌,比如Tom进口的魔爵Marguet,是庄主的家族姓氏,也是酒庄的品牌。那我相信这个人和这个品牌,目前我喝过了魔爵所有酒款(至少十几款),都挺好喝的。当然我也喝过他在2012年拿到认证以前的香槟,甚至08年转化生物动力法之前的出品,也还是好喝的,只不过是后来越来越好了,品质确实有提升。当然了,世界范围内也有一些市场营销成分在发挥作用,中国目前大家对有机产品的追求还不是很主流,但在英国,澳大利亚以及北欧国家,有机的Label Drinker还挺多的。🤭
Tom:有些概念流行起来之后,会被一些比较差的酒庄用来滥竽充数。
Lei:不过我觉得酒庄做了这么多的努力,拿出来做市场营销的说辞也无可厚非。那些葡萄园都没进过的庄主,也确实没啥好说的。比如我不是一定要喝有机酒或者生物动力葡萄酒,但我也希望我喝的葡萄酒来自一些比较健康的葡萄园,可以少让我喝下去一些化学除草剂和杀虫剂等农残。还有加不加硫的讨论,也有过一些庄主专门叫我去酒庄跟他们一起品鉴加硫和不加硫的同款香槟,作出选择,最后都是以口味来做定论,都要适当。
Tom:香槟有自然酒吗?
Lei:目前没有,或者说严格意义上肯定没有,因为我们要二次发酵,必须要人工干预。当然香槟其实比较容易做的更自然,因为香槟有高酸度,有二氧化碳(气泡),有补糖,这些因素都在保护酒液。
Tom及网友:看你有时候下田吃土,对学习香槟有作用吗?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槟客文化
Lei:我听到过一些类似的疑问,其实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产区的人,大量品酒以及跟庄主酿酒师学习时必须的,除此之外呢,还能怎么去深入了解一个产区呢?我确实吃过土,也喝过几次泥巴,把白垩土, 含铁的黏土以及沙质土放在不同的杯子里混点儿清水对比品鉴,体会不同土壤在口感上的差异以及会带给葡萄酒的变化,随后对比不同地块基酒的差异。通过几次尝试,我相信这种学习方式会让我更了解香槟区以及香槟酒,至于能不能找到方式把体会传递给更多香槟爱好者,这个我还要继续努力。我喜欢旅行也是一样的道理,去到当地体会是不一样的。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槟客文化
Tom:除了香槟以外,还喜欢什么产区?
Lei:我比较喜欢好喝的同时也好看好吃的产区。比如西班牙的雪莉产区,上学的时候几乎每年都会去,常年阳光明媚,很多好吃的,酒也好喝。葡萄牙的杜罗河谷,德国莱茵河畔,我比较喜欢这些有波澜起伏葡萄园的地方,有山有水有美食。
Tom:果大家来香槟区,你带大家吃什么特色食物呢?
Lei:5A级猪大肠,你不是觉得挺好吃的嘛,哈哈哈哈哈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latoquedor

Lei:那你呢?做有机葡萄酒这么长时间了,市场有什么变化吗?有人找你专门购买有机香槟吗?
Tom:其实都是一样的,我们进口选品的时候呢,会自动筛掉一些工业化做法的葡萄酒。我这些年喝了很多葡萄酒,不管有机还是非有机都喝,也都有好喝的。但是选酒的时候我会更偏向有机,生物动力以及偏自然的葡萄酒,主要是想通过这样的努力宣传一种保护环境和关注健康的理念。
Lei:那你进口的香槟,选择的理由是什么呢? 
Tom:好喝,而且在好喝之余有自己的特点,大家都喜欢。
Lei:你进口的几个酒庄,庄主非常有个性,酒也一样特立独行吗?
Tom:这个我相信大家把很多香槟放在一起对比品鉴,魔爵Marguet, 唯爱 Vouette&Sorbée这俩香槟都会比较引人注意,更纯净,更容易记住它们的独特风味。我们常说的Drinkability, 我觉得有两个意思,一个是你喝的时候好喝,喝得很爽很舒服,另外一个意思就是喝了以后你的身体比较好接受它,从喝的时候直到第二天,身体都不难受。

Lei:其实也有悖论,葡萄酒最开始都是宗教用途,也有药用效果的。

 

Tom:对啊,最开始是饮水不干净不安全才开始喝酒的。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Alexandre Chartogne

左边是使用化学除草剂的葡萄园

Lei:但是后来的工业化进程,大家使用很多化学产品在葡萄园里,反而是对自然和对人类身体健康都有不好的影响,这就违背了葡萄酒的初衷。

 

Tom:咱们中国人其实比较容易理解有机和生物动力种植法,咱们有中医,可以就理解为果农在用中医的方式在给葡萄做调理,是相通的。

 

Lei:中医这方面我还要学习一下,不少庄主会来问我中医以及一些中国节气,尤其最近听说中医草药对新冠病毒有效,好几个庄主都来问我配方让我给他们翻译出来,他们还真的去找了这些草药回家。可能我出国比较早,对这些的确不够了解,还要好好学习学习。

 

Tom:中医我个人是相信的,信的话药效可能也会更好,不信可能效果就弱了。

 

Lei:我这机会太少,要不你先试试然后分享给我😄

 

其实我经常会提到这些有机和生物动力种植法酒庄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比较喜欢这些人的个性。勤奋就不用说了,这些人都非常真诚,这是我很欣赏的品质。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Louis Roederer

 

Tom:这个我特别能理解,饮酒本来就是特别主观的,当你加入了人的主观因素,会影响到咱们的味觉体验。甚至同一款酒在国内喝和在酒庄跟庄主一起喝,感觉确实不一样。

 

Lei:其实这已经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就是运输和储存的问题。以我目前的经验来说,在进口商足够专业的前提下,运输对香槟影响不是最大的,但储存是个很大的问题。因为国内大家不像我们会都有地下酒窖,没法做到恒温恒湿避光。而且大家的意识也不够,像我们在香槟区户外品酒的时候,也会用不透明的酒杯,或者我会背对着太阳保护杯中的香槟,防止光线污染。
Tom:香槟区用马犁地的貌似不多?
Lei:现在确实不多,但是目前这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有些庄主觉得机器太重了,让马来犁地。也有些人,包括葡萄酒专家,觉得马比机器还重,这种行为就是为了拍照。
Tom:马比机器聪明,比如犁地的时候碰到葡萄藤它会停下来,机器不会,反而会损伤葡萄藤。
Lei:那倒是,但是犁地的马真的特别壮特别重,有时候也不会停下来,我就差点被拉倒趴下。我得再找魔爵Marguet,苏飒DeSousa, Benoit Lahaye, Chartogne-Taillet这些爱马的庄主学习学习。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槟客文化
Lei在Benoît Marguet家体验马犁地

Lei:什么时候再来香槟区啊?

Tom:关键看疫情情况啊,争取尽快再来。采收季来吃葡萄。

Lei:欢迎大家!

🤍♥️🎥🎙♥️🤍
槟客“香槟百分百”直播间上线!
第一期直播课程视频回顾👇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
喜马拉雅 “香槟知识100问” 
每周五更新!
 
香槟区的有机化进程 - 槟客直播对话直录

Leave a Comment